同样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20-06-24 10:11    次浏览   

昨天是全国第29个教师节,由于之前教育部已下发了关于禁止教师收礼的文件,“送不送礼”成了教师节这天颇受关注的话题。记者走访了北京多所中小学发现,很多学校已提前通过通知、短信等方式告知家长不要给老师送礼。多数学生选择用鲜花、贺卡等方式为老师送上节日祝福。

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,家长为何要给教师送礼?究其根本还是目前学校没有建立起现代学校制度,在办学过程中,无论老师还是家长都处于弱势地位,学校是由行政主导的。如果家长不给老师送礼,他们会担心受到歧视对待。

教师:收到鲜花更踏实

也有一些家长仍选择用购物卡等较为贵重的物品作为教师节礼物。许女士的儿子正在上六年级,她为儿子语文、数学、外语三科老师各准备了一张1000元的购物卡,放在孩子写给老师的贺卡中一并送了出去。许女士对给老师送礼这件事也表示很无奈:“现在社会环境就是这样,不送不行啊。”

建立现代学校制度送礼问题迎刃而解

记者随机采访了朝阳、海淀等区县的部分中小学老师发现,今年教师节,老师们收到的礼物多以鲜花、贺卡、盆栽植物为主。一些老师表示,相比购物卡或其他物质礼物,收鲜花、贺卡这样的礼物心里更踏实。一位老师坦言,如果收了家长送的贵重礼品,仿佛就和家长达成了某种协议,一定要对孩子怎样。但作为老师,应该对所有学生一视同仁,师生关系不应该用物质来衡量。

熊丙奇认为,在没有完全建立起现代学校制度的背景下,讨论教师节送不送礼有些荒谬。教师节明明是老师的节日,现在却变成了社会对老师的集中讨伐,教育部的文件更是加剧了这个节日的紧张情绪。希望社会能理性看待这一现象,通过完善制度和机制去保障教师和家长的权利,回归本质去解决问题,让教师节安安静静地过。(记者 张灵)

反应

对于学校倡导教师不收礼的方式,家长们均表示很赞赏。一位一年级新生家长说,之前还在纠结要不要给老师准备礼物,担心礼物送得不合适,使得老师对自己的孩子“有看法”。看到学校这份通知后,放心多了。

熊丙奇认为,家长给老师送礼反映出现代家长权利的困境。教育部曾发文要求幼儿园、中小学建立起家长委员会,参与到学校管理中来,如果学生受到老师歧视对待的话,可以通过家长委员会来追

究老师责任。但现实情况却是由于行政权力过于强大,家长委员会即便设立了也是摆设和工具,没有真正起到作用。

朝阳实验小学有关负责人表示,希望通过这种方式,倡导一种和谐、健康的师生关系,防止社会上一些功利行为浸染到校园。对于有的家长不顾“禁令”仍送来贵重礼物,老师们都会交由学校退还给家长。家长只要经历过一次送礼被退的情况,以后也就不会再送了。同时,学校在日常管理中也会加强对老师教育:不得收受家长任何礼品。

昨天,在朝阳区实验小学三个校区门口的显著位置都贴出了一张通知:“各位家长:教师节来临之际,感谢您长期以来对我们工作的理解和支持,在这个节日里请您不要费心为我们准备礼物,我们教师也不会收取任何形式的礼物,工作中我们会关心、爱护每一位学生,使他们的德智体等方面得到全面发展。”

记者在星河实验学校发现,校门口的大屏幕上也滚动播放着“杜绝教师节收礼”的宣传语。同样,朝阳区十八里店小学的家长们,也在教师节前夕收到学校发来的一条短信和一封信,让教师节不要送礼物。

学校张贴禁收礼通知

家长:多少有些不放心

探访

观点